云南之子楚图南 — 曾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开国大典

抗战胜利了,内战的阴云又笼罩在全国的上空。1946年7月,李公朴遇害后,楚图南悲痛地写下这样一副挽联”时局多艰,思国士,争民主,求和平,与奸邪搏斗,不惜一死;风雨如晦,怀故人,同忧患,共肝胆,遽朋侪摧抑,如何勿伤”。李公朴、闻一多相继遇害之后,白色恐怖阴云密布,楚图南、吴晗等受党的指派转移上海。楚图南在上海担任了上海法学院的教授。1947年11月6日,楚图南听从沈钧儒意见,把家属留在上海,秘密启程到香港。1948年后,再从香港先后转到上海、天津、北平,1949年10月1日,楚图南和全体参加新政协的代表一起,登上了庄严的天安门城楼,参加隆重的开国大典。

Read more

吴泽霖先生的云南往事

1942年10月至1945年10月,吴泽霖在联大任教的同时,兼任昆明译员训练班副主任,主讲“美国民族心理”。当时一些联大老师认为,教授兼任译员训练班工作是不务正业,吴老热情鼓励大家,并反复引用梅贻琦校长的话“艰苦抗日战争时期的大学教授,既要拿笔杆子,也要用笔杆子帮助拿枪杆子来反攻日本。”在吴泽霖等人的坚持努力下,昆明译员训练班培养了3000余名英文翻译人才为美国空军志愿队服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