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队总部大楼,昆明抗战遗址

美军第一招待所(现云南十四冶金矿产总公司办公大楼 昆明西站12号滇缅大道)简历
战争时期的飞虎队大楼,也就是美军第一招待所


现在的十四冶金钟公司大楼,也就是美军第一招待所。

战后,美国飞虎队和第十四航空队协会举行活动的邀请书都是以这座建筑为背景。

抗日战争时期,云南是全国的大后方,昆明市是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的终点站。随着战争的进展,滇缅公路成为世界反法西斯国家援助中国抗战物资的唯一通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后来,日本人为了破坏滇缅公路,在被占领的法属印度支那的河内进驻轰炸机群,专门轰炸滇缅公路和昆明。

为了保卫滇缅公路,中国国民政府和美国政府私下商定成立“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简称“美国航空志愿队”既“AGV-Aviatic Group ofVolunteers”。中国政府可以在美国秘密招募战斗机飞行员来华作战,队长是美国陆军航空队退役上尉陈纳德(Chennault)。AVG的总部设立在昆明,目的就是为了保卫滇缅公路和昆明,抗击来轰炸骚扰的日本飞机。那时,日本人把陪都重庆炸得个稀巴烂,但是新组建的美国空军志愿队仍然没有去重庆,而是驻扎昆明,可见昆明和滇缅公路之重要!西南联大的学术汪曾祺先生有一篇散文《跑警报》,专门回忆这段故事。

志愿队于1940年7月成立,总部设在在昆明西站原云南省农业学校院内(包括今天昆明西站的云南十四冶金矿产总公司、云南省农业机械研究所、云南省农业技术学校、和昆明市开关厂等单位)的建筑群。其中原来云南省农业学校办公大楼两层建筑为美国航空志愿队总部既用于办公和居住,也就是今天的西站12号院内的云南省十四冶金矿产总公司办公大楼。

据美国出版的书籍中译本《各行其是的战争》(《TheMaverick War》 By DuaneSchultz),(云南人民出版社)中介绍,志愿队来到昆明后,营地在机场。飞行人员居住的地方有两个,一个在机场营地,另外一个就是“第一招待所”。队员们称这个招待所相当现代化,可和美国的招待所媲美;设有网球场、图书馆和手枪靶场。每个飞行员都有一个私人房间,房间里有一张舒适的床,还有桌子、椅子、衣柜、一张小书桌和一个木炭火炉。他们认为昆明的生活条件和中国人的接待都是“十全十美。”

美国航空志愿队在缅甸同古训练编队完毕,秘密回到昆明,1941年12月20日,在昆明上空第一次迎战前来轰炸的日本轰炸机群,一举击落日本轰炸机9架(当时志愿队的记录是击落六架),志愿队无一伤亡。昆明老百姓无不欢欣鼓舞,纷纷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庆贺胜利。从此昆明老百姓便称呼美国航空志愿队为“飞虎队”。

据说老百姓到机场给他们庆功,就看到了涂在飞机上的龇牙咧嘴的“鲨鱼牙齿”的绘画,由于云南没有海,当然不知道这是鲨鱼,就误以为是“老虎”,所以叫他们“飞老虎”。这样,“飞虎队”的名称不胫而走,响遍全国!

1. 1942年2月18日,蒋介石夫妇在这里第一次召见飞虎队全体队员。陈纳德(左一站立者),中国空军负责人王叔铭(中间站立者)。

1942年2月18日,蒋介石夫妇在这里第一次召见飞虎队全体队员。据美国志愿队飞行员回忆,那天白天,听差用各种盆景和中美两国国旗装饰招待所的正门,楼下的门厅里到处挂着绣花锦旗,二楼上教堂装吊着上百码长的各色皱纹纸。一向不注意自己着装的志愿队员都忙着在镜子前反复观看。

晚上,全体队员和蒋介石夫妇在这里度过了愉快的时刻,大家因受到这样高的礼遇而激动不已。宋美玲用英语的演说使队员永远难忘,特别是她称呼美国小伙子为“Mydear boys!(我亲爱的男孩子们)”。

蒋夫人并没有因他们是为昆明老百姓立了大功的外国朋友就忽视了对他们松散的纪律进行批评:“没有纪律,我们就将一事无成。我和你们尊贵的指挥官一样,也将对你们絮絮不休地谈论纪律,我指的是我们内在的自觉的纪律。然而,我并不是要你们装成泥塑木雕的小圣贤。我自认是也有人情味、不喜欢刻板的人,但我的确希望你们这些孩子记住一件事,全中国都在关心着你们,我要求你们的行为举止要配得上由你们国家建立起来得那些伟大的传统。我要求你们给我的人民留下一个印象,一个美国人的真实形象的印象……也许我应该彬彬有礼的说‘孩子们,你们很高尚。你们是小天使,不管有没有翅膀。’”

队员们全体起立向她欢呼。她迷住了志愿队的全体队员,就像她过去和将来,迷住了许多人一样。巴斯特·基顿说:“所有的志愿队员马上就都喜欢上她了。”

约翰·多诺万在给母亲的信中激动地写道:“她彻底征服了我们。陈纳德一直很崇拜她,而现在,她赢得了每个志愿队员的爱戴……她把整个志愿队搂进她的怀里,把我们称为‘她的男孩子们’,尽管她看上去不会比28岁大一天……但她立刻成了一位母亲、一位使人心醉神迷的姑娘、一位顾问、一位智者、一位勉励我们遵守纪律同时也严于律已的人。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向她欢呼。她赢得了他们全体的尊敬和爱戴。”


黄澂(戴帽子者)在回忆

同样是在这一天在这里参加这次活动已故昆明退休英语教师, 原中国国民政府外交部驻云南特派员公署秘书黄澂回忆说,宋美龄为什么在美国志愿队第一次打了打胜仗的时刻委婉地提醒美国人要遵守纪律呢?这是因为宋美龄已经耳闻了一些美国人不拘小节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当宋美龄询问美国人还需要中国人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黄澂亲耳听到的一些美国人“我们要女人!”的叫声。更有甚者,门外有两个美国人喝得酩酊大醉,大叫着要进去看一看谁是宋美龄?

有一位飞虎队老兵还告诉我,当年他住在二楼左边的第X号房间,有一天他不小心手枪走火,把天花板打了一个大窟窿!他的意思是想叫我去看一看,这个窟窿还在不在?!我当然没有去看,这么多年了,人家公司的人不会修缮吗!?这些美国佬也真是的!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正式宣布对日本作战,史迪威将军带领着大队美国陆军人马来到昆明,陈纳德就把这座已经是飞虎队总部的这座建筑让给了史迪威。为了保密,这里对外统称“第一招待所(TheFirst Resthouse”)。

这里美军的正式名称是“驻华美军战斗司令部”,其实它们的任务主要是配合中国远征军的作战,所以,也可以理解为中国远征军美军顾问团的指挥部,也就是大名鼎鼎的“Y”部队。这里的美军最高指挥官称为参谋长,他就是史迪威将军的副官、后来晋升为准将的弗兰克·多恩(FrankDorn)上校,昆明人给他起了个绿林大狭的中国名字——“窦尔恩”。

这里云集着数千名美国陆军官兵。他们大兴土木,营造了包括办公楼、宿舍、图书馆、高级住宅、翻译培训基地和利用电影院改建了叫“红粉宫(ThePink Palace)”的娱乐场。这是因为这里的最高长官弗兰克·多恩的外号就是“Pink(粉红)”。他的回忆录《当旗帜降下之后(After the Flagfell)》对第一招待所有详细的描绘。

工作之余,驻扎在这里的美国大兵最大的消遣竟是跑到公路对面的黄土坡看死囚犯伏法。老兵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不免加油添醋,说是昆明保留着东方古老的砍头刑法足于和法国革命时代的断头台媲美。稚嫩的美国男孩汗毛倒竖,为了追求刺激,他们事先准备好装上胶卷的相机,当听到“看杀人啦!”的呼喊声后就随着爱凑热闹的昆明人一窝蜂地横穿马路,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兵营给盗贼光顾。

这座建筑的后面有一幢西式简易平房里,如今是昆明开关厂的职工宿舍和幼儿园。由于这座小平房一度居住过陈纳德将军、史迪威将军和多恩将军,所以当地老百姓称为“将军楼”。那时史迪威将军并不是常住这里,而是穿梭于印度驻印军总部和中国陪都重庆之间,“将军楼”就是史迪威将军印度和重庆来回穿梭的“中转站”。为此还和龙云闹了一些误会:每当史迪威要来昆明时,龙云都为他在震庄国宾馆准备最好的房间。但是史迪威将军却一头扎进这里,龙云认为史迪威架子很大。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多恩将军在回忆录上写道,史迪威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军人,不善于会晤外国友人和外交辞令。

几年前,我专门带着史迪威将军的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先生来到这里参观。他说他完全相信“将军楼”就是外公住过的地方。有一张照片是史迪威在解职回国之前,带着在缅甸打出威风的“劫掠者”部队的头,弗兰克·梅里美来到这里的照片。照片上史迪威将军看起来很失意……

这座建筑建于1936年12月19日,在开工典礼时,政府举行了一个开工仪式,原国民政府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先生还专门为开工题词:

“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奠基豳(读音BIN)风基础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

(注:豳风:“以戒成王,政教之始”,意思是一个人要自尊、自爱、自律就可以成为大王,而成为大王也仅仅是一个开始。)这是龙云对自己的戒律。也许是龙云要求自己和属下要保持戒骄戒躁才能统治。

据不完全统计,这座建筑曾经一度成为了云南地方军队的“陆军医院”。后来成为了云南农业技术学校的教学大楼。这座建筑建造的十分坚固,是当时昆明比较好的大楼之一。当时云南政府和人民为了表达对美国飞虎队的敬意,特意强自己最好的建筑交给美国飞虎队使用。

1950年以后,云南省十四冶金公司占用了这个大楼及其附近场地。到了60年代,由于公司扩大,这座仅仅只有两层楼房的建筑显得拥挤,所以他们又加高了一层楼房,成为了三层楼。但是从第三层的楼房的窗户可以看出,这一层的建筑形式是和下面有很大区别的。

后来该公司业务扩大,办公地方不够用,就计划拆除这座老楼,建设一座更大的办公楼。但是有的人提出反对,说这座老楼是见证了中国抗战的历史和中美友谊,建议保护。市政当局为此开了许多会议,保护和拆除双方各执一词,最后还是居住在美国的陈纳德将军遗孀陈香梅女士确认这座大楼出历史价值,从此这座老楼成为了昆明市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这座简陋的楼房已经成为了美国飞虎队来华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的历史见证,成为了中美友谊的标志。美国老兵及其亲友和昆明人民都十分喜欢爱好这座楼房。云南省政府已经做出决定将永远保存这座楼房。

照片说明:

1. 1942年2月18日,蒋介石夫妇在这里第一次召见飞虎队全体队员。陈纳德(左一站立者),中国空军负责人王叔铭(中间站立者)。

2. 战后,美国飞虎队和第十四航空队协会举行活动的邀请书都是以这座建筑为背景。

3. 战争时期的昆明美军“第一招待所”。

4. 战争时期的昆明美军“第一招待所”。

5. 这是战后这座建筑,新老照片对比可以看出战后这座建筑增加了一层。

6. 战后这座建筑为第十四冶金钟公司办公大楼,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

7. 建立时间是1936年12月1日。墙角有石头碑。

8. 陈纳德(中)和他的幕僚在这座建筑外。

9. 飞虎队员在这座建筑的二楼酒吧。

10. 昆明退休教师黄澂在这座建筑前为美国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介绍请看。

作者:戈叔亚

戈叔亚,男,滇缅抗战史专家,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政府特聘的“二战历史顾问”。

为滇缅抗战历史的发掘和保护做了突出贡献。他早年当过兵,做过工人,念过大学,后下海经商,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自学、研究二战中的滇缅战史。戈叔亚还在不遗余力地继续为发掘滇缅抗战历史作出努力,每天除了参与各种具体工作,还积极与国内外有关个人和机构通力合作不断的寻找和发现更多、更有价值的史料。

版权保护声明:云之南华人频道(yznchinese.com)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请尊重原创内容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 yznchinese 电邮联系。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转载,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单位和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