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队”名之争: 美国志愿航空队 – 陆军航空队第23大队- 陆军第14航空队

美国志愿航空队AVG绰号“飞虎队”,(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AVG, 后改为第14航空队), 最初由311名成员组成,负责保护中国免受日军侵害。 “飞虎队”的结构类似于在不列颠战役中战斗的皇家空军的“鹰”中队,其组织是在中国空军内部并在中华民国旗帜下飞行的。

“飞虎队”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拥有出色的飞行技术。

1937年7月初,应国民政府邀请,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担任顾问。考察快结束之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他还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转为非公开。

1938年8月,根据宋美龄的要求,陈纳德在昆明市郊筹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1941年,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陈纳德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同年7月和10月,200多名队员来华对日宣战。

1941年,陈纳德将军组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与中国军民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

1941年7月中旬,陈纳德回到中国时,已有68架飞机、110名飞行员、150名机械师和其他一些后勤人员到达中国。分为亚当和夏娃、熊猫及地狱天使三个中队。

1941年8月1日,蒋介石发布命令,正式成立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任命“陈纳德上校为该大队指挥员”,
“飞虎队”最初于1941年夏天部署到缅甸,直到1941年12月才正式开始作战行动。

日本为了加快中国的投降,日本空军对中国各地的城市进行了大规模区域轰炸。在1941年12月19日日本轰炸任务结束后不久,“飞虎队”被带到该城目睹这场灾难。为了保护昆明市民,“飞虎队”对第二天的轰炸做出了充分的反应, 也就是1941年12月20日,10架日本飞机进犯中国昆明,“飞虎队”初战告捷,在首次对日空战中击落敌机6架,一战成名。

AVG飞虎协会历史与博物馆委员会主席特里普·艾琳(Tripp Alyn)说:“日本人称他们为“黑帮”,说他们不是进行公平竞争。 “飞虎队虽然被某些人描述为雇佣军或发财士兵,但在很大程度上他们都是爱国的美国军官,他们参加了秘密行动确实帮助中国保持对日保以战争状态。”

1942年7月3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组建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的第23大队。

1942年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美国志愿队奉美国陆军部及蒋介石命令在7月3日午夜12时0分解散。

黄仁霖主持并称赞美国志愿队:“自从成立以来,在缅甸、印度支那、泰国和中国战斗历时7个月,共击落日机299架,击伤153架。美国志愿队4名驾驶员在空战中阵亡,6名被高射炮射中阵亡,3名被敌人炸弹炸死,3名被俘,10名在空难事故中丧生。美国志愿队共在空战中损失飞机12架,在地面上损失飞机61架(包括撤退时自毁的22架战机)……”, 尽管只存在一年,但“飞虎队”以20比1的比例摧毁了299架敌机,以空中损失12架飞机和地面被摧毁61架的代价,取得击落约150架敌机和摧毁297架敌机的战绩。美国航空志愿队共损失26名飞行员。

美国航空志愿队解散之后,飞虎队所留飞机和人员归并美国陆军航空队第23大队,与派驻中国的第16战斗机中队组成美国空军驻华特谴队,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陈纳德改任美国驻华航空特谴队司令,军衔仍为准将。

随着美国加入二战,不再需要美国飞行员像划分在中国空军的美国航空志愿队那样服役了。在美国航空志愿队解散后,接替其工作的是美国军方正式飞行员。虽然这些飞行员代表美国官方服役,但他们仍被人们称作飞虎。与之前的志愿队成员一样,他们与敌机作战,为中国地面力量提供支持。
1943年3月10日,美国陆军航空队将驻华特谴队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晋升少将司令。陈纳德上任后,强烈要求罗斯福总统加强驻华空军力量,夺回中国战场的制空权,并伺机攻击日本本土。后陈纳德担任中国空军(而不是中国战区)参谋长。

根据飞虎队协会原会长迪克•罗西的夫人回忆:1942年7月,解散后的美国志愿队有5名飞行员和30名地面人员,加入了陈纳德指挥的美国空军第23战斗机大队,其后来被编入第14航空队。当时在中国,第14航空队从未被称为“飞虎队”。像许多从战争中回家的美国人一样,AVG的成员重新进入平民生活,上学,建立企业并建立家庭。许多AVG确实继续服兵役,并在杰出的军事生涯后退休。最著名的是退役为Brig的David Lee“ Tex” Hill。得克萨斯航空国民警卫队将军。

任何人提及“飞虎队”时,指的只是志愿队。著名的志愿队队员德克士•希尔在整个战争中一直与陈纳德在一起,他证实在战争中和战后好多年这个情况都是这样。战争结束后,军人们回到家里,开始成立各种老兵协会,并举办重聚。加入了第14航空队的希尔等原志愿队员出席过第14航空队的重聚会。迪克.罗西和很多第14航空队的成员是朋友,也去参加过这些聚会。

那个时候,第14航空队的人把自己叫做“第14航空队协会”,绰号为“中国通”。他们在当地报纸上做宣传时,常常会宣布“飞虎”们来了,到后来他们把这个做为将自己也称为“飞虎队”的一个理由。

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第14航空队协会在一次会议上讨论给他们命名为“第14航空队飞虎队”。希尔等人感到真正的飞虎队的名字被侵权,而坚决反对他们使用这个名字。第14航空队协会的主席查尔斯•斯通少将当时也不同意这一提案。但是该提案还是被通过了。志愿队协会主席迪克•罗西写了一封信给第14航空队协会,要求后者停止使用“飞虎队”的名称。

另一名志愿队员查克•奥德也写信要求他们停止使用。但是,可惜的是志愿队没有将“飞虎”这个名字加以注册。一些第14航空队协会的成员也不认为他们可以将志愿队的“飞虎”名称拿来给自己用,就加入了希尔等人的反对行列。但是,战争结束之前,进进出出第14航空队的共有2万人,相比起志愿队的295人,第14航空队颇为强势。


第14航空队协会會徽

希尔是这两个协会中的著名人物,当他威胁说如果第14航空队不放弃使用“飞虎队”这个名称的话,他就退出。他的动议得到不少人的附和,但人数毕竟不多。第14航空队的刊物“警报杂志”的编辑密尔特•米勒曾经表示站在希尔一边,但到头来还是支持了使用“飞虎队”的提案。毕竟,人们很难抵抗“飞虎”这个词所具有的声名、性感、恃强凌弱、名扬四海的内涵,特别是你所有的亲友和邻居都以为你是真家伙,即便你也许只在1945年间在中国当了6个月的办事员。因此,希尔等人退出了第14航空队协会,以示抗议。

按照志愿队的王牌飞行员之一R.T. 史密斯于1988年发表在航空经典杂志上的“谁是真正的飞虎队”一文,第14航空队在陈纳德1958年去世后,加紧了改名为“飞虎队”的步子。一开始是“第14航空队协会飞虎队”,但几年以后就改成“第14航空队协会的飞虎队”。到1964年时,该协会仍叫自己为“中国通”。1966年,志愿队协会聚会时,第14航空队派了代表来试图修复关系,但是被告知除了停止使用“飞虎队”的名字,才有和好的可能。


R.T. 史密斯 美国迪斯尼公司设计的飞虎队标志

希尔曾经就“飞虎队”名称的问题问过陈纳德将军,陈纳德说只有志愿队才是飞虎队,志愿队和第14航空队这两个协会的分崩离析曾经让陈纳德非常痛心。后来,时常有人仍不甘心地做各种让第14航空队放弃叫他们自己为飞虎队的努力,但均未成功。

最初,罗西夫人对飞虎队的名称被第14航空队所用感到很不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因年龄增长而变得更加宽容,她的心态转变了很多。她曾经与许多第14航空队的老兵一同访问中国,一同出席宴会,相互之间成了朋友。她认为第14航空队的军人和志愿队员一样,都是为了美国和中国而参战的。中国人并没注意到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差别,今天你只要穿一件飞虎队的夹克走在中国的大街上,很有可能就会有人过来问你要签名。近来,甚至有中国人还说他们是飞虎队员。真正的飞虎队即美国志愿队已经被淹没了,界限已经变得模糊,只有较真的历史学家才会去区分他们,而对许多人来说这无关紧要。当然,对很多志愿队员们和他们的家人来说,这还是一件关乎荣誉的大事。

自“飞虎队”解散至今,“飞虎队”一直是美国航空文化的标志。他们著名的P-40战斧,我们继续在世界各地的玩具商店中看到,充满活力的标志已经进入时尚界,而23rd Fighter Group在其A-10 Thunderbolt II上展示了他们标志性的鲨鱼口号。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曾这样评价飞虎队的表现:这些美国人在缅甸稻田上空的胜利,即使不在范围上,在勇猛方面,也完全可以与英国皇家空军在英国肯特郡的啤酒花田战役中所赢得的胜利相媲美。

云之南华人频道

版权保护声明:云之南华人频道(yznchinese.com)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请尊重原创内容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 yznchinese 电邮联系。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转载,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单位和本人。